時いち

安雷或者雷安洁癖别fo我!!!
这里是時一
双修...吧
偶尔写写字 画下画
fo我的人非常感谢www
今后就请多多指教啦

【联文】【荆棘之花】【3】

#荆棘之花   
      #是联文        
  #雷安
#ooc严重预警!
   第一棒 @残樱仙女
      第二棒 @鹤栖清泓
         第四棒   @芝麻酒团
    荆棘之花
       如果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,他的皮肤就会长出荆棘,一般情况下不会蔓延,除非心情波动大,荆棘上会长出血红的花朵,需要吸收血液,被暗恋的人抚摸长出荆棘的根部,荆棘才会消除。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  【正文】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铃......”是愉快的放学铃。学生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,一一道别,有的结伴而行,有的分道扬镳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什么呢?”坐在窗边的安迷修,单手撑着摇摇欲坠的下巴,望向远处渐渐下落的黄昏,悠悠地吐出了一句。如果仔细地将安迷修打量一番,你会发现。他那俊美的面庞透露出一片不自然的苍白。突然,困意毫无征兆的从体内翻涌而出,席卷全身。安迷修招架不住 ,随后双眼紧闭,扑倒在桌沿,沉沉睡去。胸口透着一丝丝清香。
       黄昏那浑浊的光,斜视着趴在桌上的少年,微风轻轻拉着窗帘,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奇,“喂!你看啊,他透明的身体好像你走过去就能与他融为一体!”说着便做着,渐渐吞噬着。唯一不符的,是那从袖口蔓延至指尖,从腰际缠绕向下的荆棘。撕裂了皮肤,贪婪地吮吸着晕在皮肤上那刺眼的鲜血。更深,更深处的鲜血。随之换来的是更浓郁的香,很甜,很甜的香,争先恐后的迈出教室。“嘭!”一声闷响从前门口传来。荆棘仿佛被这一声闷响给吓坏了,更加肆虐地向更深处探寻着最舒适的区域。“哒...哒哒...”急促的脚步声。“安?...安迷修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?”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,请你离我远一点。”荆棘蔓延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是说不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会消失在你眼中。”血红的花骨朵绽开
        “喂!你来真的啊?!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刃,将根部连着土壤一齐带走
        “...好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。”消失殆尽

        “荆棘之花...?”用手轻轻抚着,左边第三根肋骨向里,37º。荆棘从那里生根、发芽、成长。“荆棘...血色的花朵......”是一片死寂。而后,“花朵......什么......消失? 在哪里看过。”似是突然想起什么,迅速扣上衬衣。小跑去图书馆。跑着,胸口突如其来的疼痛,不得不放慢脚步。“安学长好。”  “你好。” 礼貌的点点头,“安学长脸色不太好,要注意休息啊。”  “啊,谢谢,你也是。”...一一应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能被发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翻寻着之前所看到的那本书,“内容有关于荆棘之花...在...哪?”边翻找边向自己询问。“啊,找到了。”
语气中流露出愉悦,从书架上将书本拿下,抱着书,走向正好与篮球场相望的最佳位置。小心翼翼地拉开椅子,坐下,翻开了书。“荆棘...血色的花朵...刃...消失。”被有心人篡改,重塑。
        那宁静的湖面,被泛起涟漪,却是毫无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安学长要借这本书吗?” “是的,麻烦了,谢谢。”露出一抹明朗的笑容。转身,拖着沉重的步伐,走向教室。
        荆棘...血色的花朵...(模糊不清)...消失。
        睡了可想这么轻而易举的醒?

评论(6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