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いち

安雷或者雷安洁癖别fo我!!!
这里是時一
双修...吧
偶尔写写字 画下画
fo我的人非常感谢www
今后就请多多指教啦

试一下_(:з」∠)_

【联文】【荆棘之花】【3】

#荆棘之花   
      #是联文        
  #雷安
#ooc严重预警!
   第一棒 @残樱仙女
      第二棒 @鹤栖清泓
         第四棒   @芝麻酒团
    荆棘之花
       如果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,他的皮肤就会长出荆棘,一般情况下不会蔓延,除非心情波动大,荆棘上会长出血红的花朵,需要吸收血液,被暗恋的人抚摸长出荆棘的根部,荆棘才会消除。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  【正文】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铃......”是愉快的放学铃。学生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,一一道别,有的结伴而行,有的分道扬镳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什么呢?”坐在窗边的安迷修,单手撑着摇摇欲坠的下巴,望向远处渐渐下落的黄昏,悠悠地吐出了一句。如果仔细地将安迷修打量一番,你会发现。他那俊美的面庞透露出一片不自然的苍白。突然,困意毫无征兆的从体内翻涌而出,席卷全身。安迷修招架不住 ,随后双眼紧闭,扑倒在桌沿,沉沉睡去。胸口透着一丝丝清香。
       黄昏那浑浊的光,斜视着趴在桌上的少年,微风轻轻拉着窗帘,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奇,“喂!你看啊,他透明的身体好像你走过去就能与他融为一体!”说着便做着,渐渐吞噬着。唯一不符的,是那从袖口蔓延至指尖,从腰际缠绕向下的荆棘。撕裂了皮肤,贪婪地吮吸着晕在皮肤上那刺眼的鲜血。更深,更深处的鲜血。随之换来的是更浓郁的香,很甜,很甜的香,争先恐后的迈出教室。“嘭!”一声闷响从前门口传来。荆棘仿佛被这一声闷响给吓坏了,更加肆虐地向更深处探寻着最舒适的区域。“哒...哒哒...”急促的脚步声。“安?...安迷修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?”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,请你离我远一点。”荆棘蔓延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是说不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会消失在你眼中。”血红的花骨朵绽开
        “喂!你来真的啊?!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刃,将根部连着土壤一齐带走
        “...好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。”消失殆尽

        “荆棘之花...?”用手轻轻抚着,左边第三根肋骨向里,37º。荆棘从那里生根、发芽、成长。“荆棘...血色的花朵......”是一片死寂。而后,“花朵......什么......消失? 在哪里看过。”似是突然想起什么,迅速扣上衬衣。小跑去图书馆。跑着,胸口突如其来的疼痛,不得不放慢脚步。“安学长好。”  “你好。” 礼貌的点点头,“安学长脸色不太好,要注意休息啊。”  “啊,谢谢,你也是。”...一一应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能被发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翻寻着之前所看到的那本书,“内容有关于荆棘之花...在...哪?”边翻找边向自己询问。“啊,找到了。”
语气中流露出愉悦,从书架上将书本拿下,抱着书,走向正好与篮球场相望的最佳位置。小心翼翼地拉开椅子,坐下,翻开了书。“荆棘...血色的花朵...刃...消失。”被有心人篡改,重塑。
        那宁静的湖面,被泛起涟漪,却是毫无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安学长要借这本书吗?” “是的,麻烦了,谢谢。”露出一抹明朗的笑容。转身,拖着沉重的步伐,走向教室。
        荆棘...血色的花朵...(模糊不清)...消失。
        睡了可想这么轻而易举的醒?

#校园pa
是点梗√意念艾特(算了艾特不来) @揉团子的瓜子
#雷安
   严重ooc
    请注意避雷
      “哟,安迷修?好巧啊,又在一个班。 ”
       雷狮在走廊上寻找自己的所属班级,透过窗,看见安迷修又在与不知名的女生,谈笑风生,滔滔不绝。走到门口瞥了一眼班号。“是这了。”嘴角弯起一条美妙的弧度。
      丝毫不在意安迷修右边的座位是否有人。将背包往桌上一扔,坐下,面对着安迷修,“好久不见。” “...恶党 好久不见。”不太愿意开口,但出于礼貌还是做出了回应。雷狮一把挑起安迷修的下巴,“哟,又在勾搭女孩?”把脸缓缓向前,却保留着微妙的距离。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,立即端正坐好,淡定自若地拿出练习开始刷题。“...”安迷修也拿出试题,开刷。
        高三高考班的课堂上,老师激情地在讲台上演讲。雷狮在纸上写下了什么东西, 揉成一团,向安迷修漂亮的侧脸,发射!“啪” 。“雷狮,听讲。”隐忍着将要倾泻而出的愤怒,转过脸对雷狮说。只见雷狮弯下身子,在地面上摸索着什么。没管,将头扭回去,继续听课。“安迷修”,雷狮小声道。扭过头,“啪!”不偏不倚,刚刚的纸团砸在安迷修转过来的正脸上。安迷修也捡起纸团砸向雷狮。礼尚往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啪”一个纸团砸向丹尼尔老师。转过身,看见将要扭打成一团的第四名和第五名。青筋暴起,但仍微笑 ,吼道“雷狮!安迷修!不听讲就给我出去!走廊反省!”雷狮拿起纸团走了出去,安迷修拿着书,紧随其后。
        在走廊上,“雷狮,你想干嘛?不让我听课就算了,把书还给我!”雷狮晃了晃手中的课本。“安迷修,反正你考来考去还是被我压在下面,何必呢?”假似无意,在后面声调渐渐变高。安迷修正要扑上去“讨伐”雷狮,老师从门口走出来。“你们安静一点行不行?!好歹也是高三的学生,行为这么不成熟?!”  “对不起丹尼尔老师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丹尼尔老师本要让安迷修回教室,但瞥了眼旁边一脸嚣张的雷狮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 丹尼尔老师回教室,雷狮向安迷修比了一个“三”然后用手指缓缓放进去。安迷修没理,扭头,继续看着另一本课本。“安迷修。”将摊开的纸团递了过去,上面写着“ρ=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雷狮望着安迷修,缓缓的闭上眼,说“安迷修,从很久以前我们就认识了,我对你的感情,你应该知道。你怎么想我不知道,但是我,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走到安迷修的面前,用手挑起安迷修的下巴,使安迷修与他对视。另一只手与安迷修五指相绕,将他抵在纯白的墙壁上。“安迷修。”轻轻地唤着。然后吻上他的唇, 分分合合。见安迷修没有挣扎,手慢慢松开,环着腰,将距离拉得更近。突然,安迷修推开雷狮,“哈啊...雷...狮,停...”  “不行。”说着又覆上去。仿佛要将安迷修为数不多的氧气,全部侵夺。“唔嗯...嗯哈...”。唇瓣稍微有些发麻,唇舌分离,银丝相连。安迷修的脸微红,轻轻喘着。说到 , “铃...”  放学了。雷狮笑着牵过安迷修的手 ,离开学校。
       “雷狮,我也喜欢你。”

太太 还是太年轻

鹿柴:

占个tag(。) 
就最近群里很常玩的热度换文
 一个热度(红心or小蓝手)500字,如果有人转载的话......一个转载就500字的车? 截止到22号中午12点。 


那些要把我送上银河系看星星的妹子,你们请对我温柔点(?)


立个flag:如果热度500+,就写一万字车(。)
应该不会吧哈哈哈哈哈哈我可是小透明写手啊




我怂,我把万字车热度改500(。)




那些说我写秃的,你们不知道这可以是我2018年份的更新吗(自豪屁)


新年快乐哇哈哈哈哈哈

试着做几个钥匙扣玩玩
有人要吗_(:з」∠)_